» 首 页 » 教研组 » 语文组 » 性灵短章 » 正文
音乐描写片段
[ 作者: 佚名    出自: 语文组   发表时间: 2013-05-06   点击: 9052 ]

戴上耳机,闭上双眼……在幽深的老林,清静幽远。细听,有潺潺流水之声。循声而进,水声渐强,有风吹过,带动树叶,带来一丝微凉,又闻唧唧鸟语,呼朋引伴,愈渐杂陈。脚下踩踏着一层层枯黄的落叶,沙沙声、水声、鸟声、风声,尽皆入耳。前方忽然大亮,一道光从天际垂下。快步出山林,沙沙声、风声、鸟声停,水声大作,烟雾缭绕。轰轰然,万马齐奔,战场厮杀,锣鼓声震……投身于潭中,屏气,张开双臂,缓缓下沉,耳边渐渐清静,心中如潭水一般空灵,似于天际遨游,宁静悠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1204班 向昆《云心禅水》

音乐缓缓响起,如水滴被放大,一滴又一滴,声音也逐渐变大,优雅的钢琴声空灵而又清澈,一丝小提琴声慢慢加入,缠绵而又嘶哑。时而如乌鸦啼叫,低沉而又凄迷,时而如蝉鸣,高亢而又连绵。闭上眼,静静倾听,低回婉转,应接不暇。我仿佛一个人站在广阔无垠的种满紫色郁金香的花田中,头上是深蓝色的天空,脚下是棕色的土地,耳边是低沉的音乐……

是谁曾用一丝一弦拨动着迷离惝恍的心?

心随着《神秘花园》而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1204班 窦元汛 《神秘花园》

深夜已至,寂静无声。琴师信手拨弦,指间流泻出的几个音符如风拂过,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静。这琴音像暗号似的,一时间各种乐器都欢鸣起来。筝声起,如涓涓细流如静湖,又似莹莹玉珠落玉盘。编钟轻响,低低应和着琴声,像是在歌唱盛世繁华。许多不知名的乐器团结协作,成就了这一曲盛世之颂。霎时间,有如百鸟齐鸣,婉转如银铃,叮叮咚咚的似清泉,欢快的曲调随着胡姬翻飞的裙裾跳跃旋转,无比愉悦。曲声渐弱,先前的乐调像梦一般的散去,一时竟寂然无声。

红绸垂下,只能隐约瞧见那台中乐师窈窕的身影。她抬手启唇,曲未奏,已透出三分哀怨三分愁。箫声哀婉如悲泣,琴声沉郁似叹息。声如杜鹃悲泣血,曲似白猿哀啸吟。苍天似亦为其所动,感其曲中之意,降下白雪纷纷。“啪啪啪啪……”突兀的掌声打断了这和谐的曲调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高1204班 熊卉

叮叮当当的开始,似乎想要直接进入主题,却总是在切入的刹那,又缓了下来,实在是吊足了胃口,不过也好,静静享受宁静的美好。但全身在泉水似的音乐中放松了的时刻,如同遇到了瀑布,音调瞬间高了许多,那一份激昂的感情一时释放得淋漓尽致。于是又陷入隆重的循环中,此般神圣,此般动人,像坐在教室里,聆听牧师慵懒却庄严的语调,伴随着管弦和钢琴的双重奏鸣,以及人的微微一丝和声,能够升入天堂。然后进入次高潮,像面对着耶稣,听着他的忏悔和祷告,心情久久不能平定,心跳的速度波澜不已。到了最后,舒缓得如同教堂旁边草地上的懒猫嘴里若有若似无的呻吟,已经可以看到,天堂的无边。

你给我奇异的恩典。

我还你美妙的幸福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——高1204班 杨成甫

 

倚在床头,因失眠望着天边星宿,耳中传来小提琴声,如诉如泣地挑逗着本已沉闷的情绪。是《梁祝》的旋律。管弦的小提琴就像一缕细长细长没有线头的细棉线,让人总也听不厌倦,空气中也混合着温柔。

沉寂的黑暗中,蝉叫与蛙鸣盖过了自己心中的小提琴《梁祝》的旋律,可那一曲一调夹杂在其中,仍然格外分明。

一弦一弦地拨动,使得萍水相逢的梁、祝的人生不再按照固有的节奏跳动。在琴弦与琴腔的共鸣中,高山流水,水花四溅,溅落在两人的青衫上,仿佛看见演奏者忘我的投入其中,融入苍穹,任凭梁、祝化蝶双飞。先是说永久,后是不得已分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——高1205班 陈须晴  

          月半小夜曲——小提琴独奏《梁祝》     

右手拨动琴弦,左手按琴转调,声音细腻动听,像是缓缓流动的小溪流,偶尔,一条调皮的小鱼儿打个水花。琴音慢慢地变了,像是在一个静谧的夜,传来晚归渔船木橹胶东水面的声音,最后那船越划越远。她顿了顿,左右手一起快速拨动琴弦,如同南方没有预兆的大雨。雨敲打在屋檐的声音同人们的吆喝声夹杂在一起,慢慢地,哗啦哗啦的急雨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最后,只听见屋檐残留的雨水滴落的声音,叮咚叮咚,滴答滴答。最后,又回到那溪流边,再一点一点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高1205   向晓烨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夜筝话别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分开两年的我们,仅相聚数日,又临别离。

    在她的闺房中,那筝,闪着柔美黯淡的光。伫立良久,她徐徐道:“我给你弹一首《夜下雪原》吧。”

     于是入座,纤手抚琴。

     两声厚重得让人窒息的乐音透过粗糙的弦,沉甸甸地敲击着房间里凝固了一般的空气。正感叹于那下沉的音符中去,转瞬间那葱嫩白指向外一勾,低沉之音开始渐渐回升,闷热的空气似乎也上升了一点儿,但随即便又是下落,其间掺和着惊心动魄的重低音,紧绷的弦撞出的重回音,还有……类似于马嘶之声。古筝竟可作出如此之声?真是教人怀疑自己的耳朵。那交织的声音,就像是一位战士,金戈铁马,马不停蹄地渡过冰天雪地的冻河所发出的,那冰水的清脆流淌声,战事的紧急,马蹄击水,水花溅石,战马凄声长嘶……只见她眉心渐皱,拨指渐急。

    我的眉心也渐渐凝结了起来。而忽的一个清亮的乐符蹦出来,随即又转化为几分厚重,但,那是一种清晰可辨的厚、醇、碎、杂,却不带凌乱,入耳尚佳,是雪一般的音色。我眼前顿时冒出一幅凄楚的画面来:一位全副武装的战士,一路披荆斩棘,行走在暗黑的夜色下,天空忽起鹅毛大雪,带着飞沙走石,寒彻心骨的冽风袭卷着平日里万物祥和的雪原。

    我闭目养神,突然想起了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来: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”猛然间发现,虽是此筝彼瑟,但确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    “嘣!嘣!”倏的又是两声沉闷的乐音打断了我思绪,但这二声,似乎不如开头来的那般伤重,但听后仍教人甚觉凄婉。睁眼,却见她的指间添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红来。我这才记起自她过五级后,是没再戴过指甲的。其白玉青葱,十指皆已泛红。“叮……”如同冰玉相撞的一点微小但极为悦耳的尾音荡入了耳中,还继续?我正欲阻止,却见一颗晶莹的珠儿,不偏不倚,正挂在一根最细最小的弦上。我的心,有如那弦一样,重重地被什么击了一下。

    我走过去,情不自禁地轻轻拥住她,一如两年前。

窗外的夜黑得难以捉摸,只见那白日被烈日烘烤的枯黄的叶片上停了一只蝶,倔强得不肯随风离去,也恰似我眼中的泪,不忍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1211    张安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她安静地坐在沙地上,膝上放着一张古朴的琴,眼前是敌国最精锐的骑兵,四周是苍茫无边的大漠,耳边是猛烈急切的风啸声。沉默一会儿,她把手搭上琴弦,缓缓拨动,一种沉闷之感在一瞬间从琴指间流淌了出来。将士们似是胸中被千金巨石压住,难受至极。明明有无数句话已被堆在喉边,却终被压抑得什么也说不出来,甚至连呼吸都因紧张而变得急促。大家尚未从这种怪异的感觉中醒来,琴声忽又变得雄浑激昂,所有人的血液都在这一刻沸腾了,眼神中闪动着决绝的光芒,连他们握着兵器的手,也因某种莫名的狂热而微微颤抖。战马发出了尖锐的嘶叫,躁动不安地在原地行走。琴声缓慢地平静下来,直至变得无奈苍凉。

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广阔的天地间,只余悠扬的琴声回转不停,其中所含有的凄凉,像是沉积了无数年,却在转息之间全部迸射了出来。随即而来的,是一个接一个士兵的呜咽声:这群战火中的骄子,在此刻,流下了泪水。

所有人听明白了,琴声在叙述一场战争,从出发前的紧张不安,到开战时的视死如归,及至结束时的伏尸百里,沉郁、热血、苍凉。众人宛如身临其境,随着琴声,不自觉地被旋律蛊惑,自己也成了这场音乐表演中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——高1211   黄璇

文章录入: ywz | 责任编辑: ywz
上一篇文章: 必修1颁奖辞 下一篇文章: ( ) 的生...
Copyright © 2013 老虎机真人游戏平台|www.padresunset.com All Rights Reserved   湘教 QS7_201304_001515  湘ICP备13003303号  
联系电话:0745-2337789   建议使用1024*768分辨率及IE6.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站